<form id="9pj3v"></form>
      <form id="9pj3v"></form><noframes id="9pj3v">

      <address id="9pj3v"></address>
      <address id="9pj3v"><nobr id="9pj3v"></nobr></address>
      <noframes id="9pj3v">

          <noframes id="9pj3v">

          【中國科學報】時代芳華 崢嶸九秩——寫在中國科學院華南植物園成立90周年之際

            

            

          2011年,中國科學院院長、黨組書記白春禮(中),時任中國科學院副院長詹文龍(左一)視察華南植物園。

          團結、務實、奮進的華南植物園領導班子

          華南植物園鳥瞰圖

          2010年,華南植物園等單位聯合完成的“《中國植物志》編研”成果榮獲2009年度國家自然科學獎一等獎。

            本版圖片由華南植物園提供 

            ■本報記者 朱漢斌 通訊員 范德權 周飛 

            與國家風雨同路,與時代命運與共。在新中國成立70周年和中國科學院建院70周年的重要歷史節點,在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關鍵之年,中國科學院華南植物園(以下簡稱華南植物園)迎來90歲華誕。

            “90年來,我們歷經戰火紛飛、新中國成立、十年‘文革’、改革開放,華南植物園迎來了科學的春天,進入了新時代?!比A南植物園主任任海表示,在陳煥鏞、張肇騫、陳封懷、郭俊彥等老一輩科學家的艱苦創業,以及歷代員工的共同努力下,尤其是在中國科學院的親切關懷和知識創新工程、“率先行動”計劃的引領下,如今華南植物園呈現較好發展態勢,已在全球3500多個植物園中有一定的影響力。

            “華南植物園的發展歷程,傾注著幾代人奮斗的汗水和心血,也折射著中國科學發展的足跡?!比A南植物園黨委書記張福生表示,華南植物園以服務國家需求為己任,不忘初心,開拓創新,為我國科技事業發展和國民經濟建設作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如今已發展成為集科學研究、植物保育、知識傳播、資源利用于一體的高水平國立研究機構,同時還是風景優美的國家級AAAA旅游景區。

            扎根南粵熱土 

            1929年12月4日,我國著名的植物學家陳煥鏞先生,在廣州創建了中國科學院華南植物園前身——中山大學植物研究所,該所次年更名為農林植物研究所,中國植物研究和保護的歷史從此翻開了嶄新的一頁。

            1954年該所改屬中國科學院,并改名為中國科學院華南植物研究所,1956年華南植物研究所建立下屬的華南植物園和鼎湖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2003年更名為中國科學院華南植物園,是中國科學院植物學領域的“兩所三園”之一。2018年以來,華南植物園實現整體進入中國科學院核心植物園,部分進入南海生態環境工程創新研究院、種子創新研究院和藥物創新研究院的“率先行動”計劃總目標,躋身中國科學院“四類機構”。

            華南植物園由植物遷地保護及對外開放園區、科學研究園區、鼎湖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暨樹木園3大區組成。其中,植物遷地保護及對外開放園區位于廣州,占地4237畝,建有現代化的展覽溫室群、科普信息中心、“羊城八景”之一的龍洞琪林,以及木蘭園、棕櫚園、姜園等38個專類園區,遷地保育植物17560個分類群;科學研究園區亦位于廣州,緊鄰開放園區,占地552畝,擁有植物科學、生態及環境科學、農業及資源植物以及分子生物分析及遺傳改良四大研究中心,還有館藏標本110余萬份的植物標本館、專業書刊約20萬冊的圖書館、計算機信息網絡中心、公共實驗室等支撐系統。

            此外,華南植物園擁有廣東鼎湖山、廣東鶴山2個森林生態系統國家野外科學觀測研究站、中國科學院小良熱帶海岸帶生態系統研究站,以及廣東省南海島礁植被生態系統定位觀測研究站;擁有中國科學院植物資源保護與可持續利用重點實驗室、中國科學院退化生態系統植被恢復與管理重點實驗室、中國科學院華南農業植物分子分析與遺傳改良重點實驗室、廣東省應用植物學重點實驗室、廣東省數字植物園重點實驗室,以及廣東省特色植物資源開發工程技術研究中心、廣東省種質資源庫和華南植物鑒定中心等科研平臺。

            中國科學院院長、黨組書記白春禮在2011年視察華南植物園時指出,華南植物園不僅要在基礎植物學與理論生態學的前沿領域取得原創性研究成果,更要在國家需求和國家生態安全等方面取得成效,還要加大科研成果的推廣力度,及時將成果轉化為生產力。

            據了解,自1954年隸屬中國科學院以來,華南植物園編撰出版了《中國植物志》《中國植被》(主要編寫單位)、《廣州植物志》《廣東植物志》《廣東植被》《中國景觀植物》等專著433部(卷、冊);發表SCI收錄論文3420篇;獲各類科技成果獎勵305次,研究成果于2000年和2006年兩次榮獲“中國基礎研究十大新聞”;申請專利483件,授權260件;1988年以來獲品種權/審定/國際登錄的新品種143個,軟件著作權2件。

            從1959年開始,華南植物園在廣東電白縣建立了我國第一個恢復生態學定位研究站——電白小良水保站,1984年起又在鶴山站持續開展丘陵荒坡的生態恢復研究,1996年編著出版了我國第一部恢復生態學研究專著——《熱帶亞熱帶退化生態系統植被恢復生態學研究》,研究成果“廣東熱帶沿海侵蝕地的植被恢復途徑及其效應”1986年獲中國科學院科技進步獎一等獎,1989年獲國家科技進步獎二等獎。華南植物園在恢復生態學領域的研究成果得到國際同行的高度評價。

            90年風雨,90年奮斗,90年發展。今天的華南植物園立足華南,致力于中國乃至全球同緯度地區的植物保護、科學研究和知識傳播,已在植物學、生態學、植物資源保護及其可持續利用等方面取得了較好的成績,成為國內外知名的高水平研究機構,并基本建成為有世界影響力的植物園。

            勇立時代潮頭 

            2010年1月11日,由中國科學院植物研究所、中國科學院華南植物園、中國科學院昆明植物研究所(排名不分先后)等單位聯合完成的“《中國植物志》編研”成果榮獲2009年度國家自然科學獎一等獎,打破了一等獎2007年和2008年連續兩年空缺的尷尬局面。

            作為世界上已出版的規模最大和內容最豐富的植物科學巨著,《中國植物志》自1959年首卷出版,到2004年全部出版,由146個單位、312位作者和164位繪圖人員通力協作完成?!吨袊参镏尽肥侨A南植物園在歷史上獲得的第一個國家自然科學獎一等獎,同時也實現了廣東科技界歷史性的重大突破。

            一株草,一棵樹,一朵花,看似簡單,但卻是大自然的結晶?!吨袊参镏尽肥兹沃骶?、華南植物園創始人陳煥鏞曾表示:“植物志是植物的戶口冊,有了它人們就能找到所需要的植物,把它們派上用場?!币压实年悷ㄧO院士,是我國近代植物分類學的奠基人之一,中國植物學會創始人之一。他擔任《中國植物志》第一屆編委會主編,更是《中國植物志》的主要發起人之一。

            “植物志的完成不但為植物學研究提供了寶貴的基礎資料,也培養了一批分類學研究人才?!比魏1硎?,華南植物園從植物分類學起步,在中國植物學界的學術地位被很快確立。在90年的崢嶸歲月中,華南植物園的研究已涉及植物科學各個領域,并形成以植物學和恢復生態學為優勢學科的格局。

            基于保護的研究,在任??磥?,是植物園功能之首。華南植物園自創建以來就致力于華南及鄰近地區植物的研究和保護,并建立了華南最大的植物標本館。通過發揮植物專類園的作用,華南植物園重點開展了系統分類和植物區系的研究,對華南等地區的若干重要類群如木蘭科、報春花科、姜科等進行了系統的研究,獲得多項國家級和院、省級成果獎,在國際上享有很高的聲譽,為我國經濟植物的開發利用作出了突出貢獻。

            報春苣苔是華南地區特有的野生植物,也是國家一級珍稀瀕危植物。2007年,華南植物園的科研人員在大量生態生物學研究的基礎上,成功繁育出了報春苣苔,并實現了該種的野外回歸暨生態恢復。該工作是我國首例通過生物技術和生態恢復技術集成實現國家一級珍稀瀕危植物野外回歸的案例?,F在,報春苣苔野外回歸數量已達上萬株,而且產生了第二代和第三代。在此基礎上,他們又回歸了華南的27種珍稀瀕危植物,為華南的珍稀瀕危植物保護發揮了關鍵作用。

            木蘭科植物是被子植物中最原始的類群之一,其起源與演化對被子植物的起源、系統發育及區系地理的研究有著極其重要的科學意義。老一輩科學家劉玉壺研究員的研究團隊在華南植物園建立了我國第一個木蘭科植物專類園,現已發展成為世界上保存種類最多的木蘭科活植物種質基因庫,BGCI等國際組織在此建立了“世界木蘭中心”。華南植物園開創性地把??茖傺芯颗c專類園建設相結合,是世界上將植物分類學研究與專類園建設相結合的成功典范之一。

            華南植物園植物遺傳學研究始于1973年的植物遺傳研究室,其后在植物花藥和組織培養、雜交水稻研究、水稻離體培養及其應用等方面都取得了可喜的進展。通過花藥培養在國內率先獲得秈稻單倍體植株,培育出我國第一批具生產價值的雜交水稻以及10多個雜交玉米新組合,雜交水稻和雜交玉米的推廣種植面積累計達數百萬畝。此外,水稻抗胡麻葉斑病和細胞質雄性不育(CMS)突變體的獲得在國際上均屬首例;試管苗工廠化生產技術在香蕉上的應用也處于國內領先地位。

            10年來,由華南植物園科研人員主持的科研成果獲得廣東省科學技術或自然科學、科學進步獎一等獎達8項——任海研究員主持的“華南珍稀瀕危植物的野外回歸研究與應用”成果獲2012年度廣東省科學技術獎一等獎;段學武研究員主持的“南方特色果蔬貯運保鮮關鍵技術及應用”成果獲2015年度廣東省科學技術獎一等獎;傅聲雷研究員主持的“南亞熱帶典型林分提質增效關鍵技術與應用”成果獲2015年度廣東省科學技術獎一等獎;周國逸研究員主持的“常綠闊葉林生態系統群落穩定性與土壤固碳對環境變化的響應機理”成果獲2016年度廣東省科學技術獎一等獎;閆俊華研究員主持的“熱帶亞熱帶生物與非生物固碳過程及其對環境變化的響應”成果獲2018年度廣東省自然科學獎一等獎;邢福武研究員主持的“鄉土植物在生態園林中應用的關鍵技術研究與產業化”“中國南海島嶼植物多樣性研究及產業化”“廣東省特色植物資源利用與產業化關鍵技術研究與應用”成果,分別獲2013年度、2016年度廣東省科學技術獎一等獎及2018年度廣東省科技進步獎一等獎。

            初心薪火相傳 

            春秋迭易、歲月輪回。華南植物園始終踐行中國科學院“唯實、求真、協力、創新”的院風,秉承中國科學院“科學、民主、愛國、奉獻”的優良傳統,弘揚頗具鮮明特色的“綠葉情操、細根精神、木棉風采”的創新文化,堅定不移地貫徹落實中國科學院新時期的辦院方針。一代又一代科研人員攻堅克難、接續奮斗,各項事業快速發展,創新能力顯著提升,創新成果不斷涌現,創新人才脫穎而出。

            華南植物園現有在冊職工474人,其中專業技術人員384人(正高59人,副高88人);國家杰出青年科學基金獲得者4人,國家優秀青年科學基金獲得者3人;科技部創新人才推進計劃“中青年科技創新領軍人才”3人;國家級科技創新領軍人才3人、青年拔尖人才1人;國家級引進人才1人;中國科學院級引進人才10人(另有自籌3人)。

            陳煥鏞(1890—1971),廣東新會人,中國科學院院士,華南植物所(園)的創始人,第一、二、三屆全國人大代表。1929—1946年、1947—1954年任中山大學(農林)植物研究所所長,1954—1971年任中國科學院華南植物研究所所長,是中國第一個自然保護區——鼎湖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的創立者,為華南植物所的建立與發展作出了開創性的杰出貢獻。他一生發表科學論著40余篇(部),植物新屬11屬,新種218個,被后人譽為中國植物學界“南陳北胡”中的“南陳”。

            張肇騫(1900—1972),浙江永嘉人,中國科學院院士。1955—1971年任華南植物研究所副所長,1971—1972年任代所長。在他的精心組織與推動下,華南植物研究所從單一學科的研究單位逐步建成為華南地區學科配套并擁有一批學術帶頭人的植物學綜合研究機構。他是《中國植物志》第一屆編委會委員,曾任《科學通報》《植物學報》《植物分類學報》等雜志編委。

            陳封懷(1900—1993),江西修水人,中共黨員,研究員。1962—1979年任華南植物研究所副所長兼華南植物園主任,1979—1983年任所長。1984—1993年任榮譽所長。1936—1961年先后創建廬山植物園、南京中山植物園、武漢植物園,1962年起又對華南植物園的建設與發展作出了開創性貢獻。他也是中國現代植物園的主要創始人之一,被譽為“中國植物園之父”。

            郭俊彥(1926—2018),上海人,中共黨員,研究員。他是華南植物園自1954年組建以后的首位留美海歸博士、華南植物研究所第四任所長。這位和錢學森同一批回國的留美博士,畢其一生將華南植物園快速推向進軍國際一流科研機構的軌道。他在華南植物研究所率先籌建植物生理學研究室,通過興建實驗樓、著手人才培養、改善實驗條件等多項措施,使植物生理學這門學科,從無到有,從弱變強,迅速成為中國科學院系統內這方面研究的“三個重鎮”之一。

            在陳煥鏞、張肇騫、陳封懷、郭俊彥等老一輩科學家科技報國精神的引領下,華南植物園創新人才不斷涌現,創新事業興旺發達,建立了學科完善、門類齊全的科研、管理、支撐體系,能夠滿足科研、教學和生產需要。2008年,華南植物園植物資源保護與可持續利用重點實驗室成功晉升為中國科學院重點實驗室,實現該園院級重點實驗室零的突破。

            張福生表示,從陳煥鏞院士開始,一代又一代的華南植物園人艱苦奮斗,開拓創新,為我國植物科學事業的發展作出了重要貢獻,成為后人心中永遠的豐碑。綠葉情操、細根精神、木棉風采是幾代華南植物園人共同的精神財富,也是華南植物園人的“魂”,它將一代一代地傳承下去。在新時代,綠葉情操、細根精神、木棉風采必定使華南植物園更加充滿生機和活力。

            華南植物園高度重視人才培養工作。尤其是改革開放以來,華南植物園研究生教育發展迅速,是國務院學位委員會批準的首批碩士學位培養單位之一,現有博士后科研流動站2個,博士學位授權點4個及碩士學位授權點7個,為國家培養輸送大批高級科技人才。2018年1月,廣州市政府、中國科學院大學、黃埔區政府、天河區政府簽署框架協議,共建中國科學院大學廣州學院。華南植物園是該學院的主要籌建單位之一。

            任海表示,在新的歷史時期,華南植物園將繼承和弘揚陳煥鏞、張肇騫、陳封懷、郭俊彥等老一輩科學家的崇高精神和優秀品德,深入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全面深化科技體制改革,以“率先行動”計劃為導向,以實際行動和創新成果加快實施“十三五”規劃,為實現“四個率先”目標而努力奮斗。

            守護綠色明珠 

            國家級自然保護區是我國自然保護區的精華所在,是中國版圖上最美麗、最值得呵護的地方之一。位于廣東省肇慶市的鼎湖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暨樹木園,成立于1956年,是我國第一個自然保護區,中國自然保護區建設的歷史自此開啟。

            素有“北回歸沙漠帶上的綠寶石”的鼎湖山自然保護區占地面積17300余畝,是中國科學院目前唯一的自然保護區,也是我國最早加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人與生物圈計劃”的保護區之一。華南植物園的科學家六十余年如一日,在這片綠地既做科研,也行管理職責。

            上世紀50年代,以陳煥鏞教授為代表的一批科學家發現鼎湖山動植物種類十分豐富,向上級積極爭取設立保護區。中國科學院會同廣東省把原屬國營高要林場內劃出17325畝作為自然保護區范圍,建立了鼎湖山自然保護區。

            這是北回歸線上的奇跡。打開世界植被圖,北回歸線緯度帶由于受副熱帶高壓控制的影響,2/3以上的陸地屬于沙漠、半沙漠或干旱草原,只有南亞地區有森林。在這個地帶,鼎湖山自然保護區2000多畝年齡近400歲的頂級植物群落,享有“北回歸線上綠色明珠”的美譽。因為豐富的生物多樣性,鼎湖山自然保護區還被生物學家稱為南中國的“物種寶庫”和“基因儲存庫”。

            幾十年來,為保護鼎湖山這塊綠洲,華南植物園的干部職工多次挺身而出。1958年,鼎湖山樹木園原副主任、黨支部書記黃吉祥同志曾面對暴力和野蠻,舍身護山,使得鼎湖山的森林得以幸存;“文革”期間,我國森林保護出現第二次災難,砍伐者涌入鼎湖山自然保護區,危難之際,黃吉祥率保護區職工不畏犧牲,保住了這片綠洲。

            2013年,鼎湖山自然保護區實現中國科學院與國家生態環境部共建,從而使保護區事業邁上了新臺階;2015年12月,鼎湖山自然保護區被評為“廣東十大最美森林”。

            據不完全統計,鼎湖山自然保護區分布有高等植物2291種,記錄有鳥類232種,兩棲爬行類77種,獸類42種,昆蟲1000多種,大型真菌836多種,其中國家重點保護植物54種,重點保護動物49種。60多年來,僅華南植物園以鼎湖山為研究基地開展的研究項目(課題)已達200多個,包括“973”“863”、國家基金重大項目以及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等資助的國際合作項目。目前,已發表的以鼎湖山為研究對象的科學論文已有1800多篇,專著20余部。

            “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倍阶匀槐Wo區成立后,以鼎湖山為基地培養了150多名博士、碩士研究生。同時為我國探索走出了一條以自然保護區為主體的自然保護之路。目前,全國建立各類自然保護區2750個,陸域自然保護地面積達170多萬平方公里。截至2018年,已有474處國家級自然保護區。

            2018年8月,“全球植物保護伙伴會議”在南非開普敦召開。任海應邀作了中國履行《全球植物保護戰略(2011—2020)》進展的報告,并提出了對中國及全球2020年后的保護利用政策及研究方向建議。任海指出,中國政府在建設生態文明過程中高度重視生物多樣性保護、恢復和可持續利用工作,做了大量工作。這個結果被國際同行高度認可,這個國家報告將于2020昆明生物多樣性締約方第15次大會上發布。

            新時代,鼎湖山自然保護區更加懂綠、更加惜綠、更加育綠。

            瞄準世界一流 

            九十載櫛風沐雨,九十載薪火相傳。華南植物園的建設與發展得到中共中央、中國科學院、?。ú浚?、市領導的親切關懷和大力支持。從1959年至今,多位國家領導人數次蒞臨華南植物園(所)視察指導工作。

            2002年12月16日,中國科學院、廣東省、廣州市三方各出資1億元人民幣共建華南植物園,開啟了院地共建大型科研機構的先河。2009年4月1日,三方共建的華南植物園項目通過驗收,實現了“人民滿意、專家滿意、政府滿意”的建設目標,在廣東省、廣州市打造了一個符合國際大都市的亮麗景點。

            華南植物園是我國最早開展科普教育的機構之一。該園在建設和發展過程中確立了“科學內涵、藝術外貌、文化底蘊”的建園理念和“山清水秀、鳥語花香、峰回路轉”的嶺南園林建設目標,被譽為永不落幕的“萬國奇樹博覽會”,有“中國南方綠寶石”之稱。在科學普及上,多次榮獲“全國科普活動日先進單位”“優秀全國科普教育基地”“廣東省科普工作先進集體”等10多項國家級與省市級的榮譽。近幾年每年入園參觀游客數約200萬人次,其中青少年30多萬人次。

            近10年以來,華南植物園承擔科研任務的經費從2009年的6000多萬元增長到2018年的2億多元,科研合同經費增長率為210%,科研到位經費增長率超過300%。2009—2018年,省部級及以上科技創新平臺由原來的5個增加到19個,通過中央級科學事業單位儀器設備購置類專項重點建設實驗條件平臺22個;獲得各類科技成果獎項53個,較前一個10年增長71%;授權專利225項;獲得植物新品種121個,實現國家林業和農業植物新品種保護“零的突破”。從多項科研和成果產出指標看,各項指標都有大幅度的增長,近年來的部分指標一至兩年的數字就超過以往10年的總和。

            “當前,華南植物園在中國履行全球植物保護戰略中發揮著重要作用,國際植物園保護聯盟(BGCI)中國辦公室、國際植物園協會(IABG)秘書處均設在華南植物園。華南植物園還是BGCI的高級會員?!比魏1硎?,近年來,華南植物園的國際合作亦呈現跨越發展態勢,先后與美國、俄羅斯、英國、法國、德國、日本、澳大利亞等國家及港、澳、臺等地區同領域科研機構,建立了良好的科研合作關系。近年來,與南美八國的科技合作進一步加強,分別與秘魯、哥倫比亞等國簽署了合作協議,成立了“中國科學院華南植物園—秘魯圣馬可斯大學分子系統與進化實驗室”,正在積極籌建中國科學院南美生物學中心。

            自中國科學院“知識創新工程”二期以來,華南植物園積極凝練科技創新目標,調整重大科技布局,創新科研組織模式,致力于“一三五”攻關,目前已整體進入核心植物園特色研究所序列。華南植物園還是中國科學院南海生態環境工程創新研究院第一副組長單位,承擔著中國科學院藥物創新研究院華南分部的工作,參與了中國科學院種子創新研究院、南方海洋科學與工程廣東省實驗室的建設。在科教融合方面,建設了中國科學院大學現代農業科學學院(廣州)并負責園藝系和中國科學院大學林學學科點的相關建設工作。

            “我們計劃用5年左右,在植物學、生態學、植物資源保護及其可持續利用等方面發展成高水平研究機構,并建成世界一流植物園?!比魏V赋?,打造國際科技創新中心是粵港澳大灣區參與全球競爭、實現高質量發展的必由之路。如果圍繞大灣區畫一個圓,那么廣州南沙恰好處在圓心上。今年9月,廣州市和中國科學院共建的中國科學院明珠科學園在廣州南沙啟動建設。屆時,包括華南植物園在內的中國科學院在廣州的科研院所都將集聚到此。

            春潮澎湃處,揚帆奮進時。任海表示,華南植物園將立足華南,緊跟時代的脈絡,積極參與粵港澳大灣區國際科技創新中心建設,在建設美麗中國和綠色發展的道路上努力工作。他指出,今天的華南植物園將繼續瞄準科技前沿,向著國際知名植物園的目標邁進,用更多璀璨的成果,引領國家植物園體系的建設與發展。

          《中國科學報》 (2019-11-29 第5版 專題)

          japanesefrzzxxxx日本_japanesehd40成熟乱_欧美-第1页-草草影院_换着玩人妻中文字幕_两根一起进来好爽视频_玩大肚子孕妇